向日葵视频丝瓜视app在线观看

   足足过了大半天的工夫,青色的光芒才渐渐散去,摘星睁开眼睛,把青冥剑拿在胸前观看起来。

   青冥剑,名兵榜第九,剑身泛着一股冰冷的青色,其间可见细腻光滑的金属纹理,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纹理上偶尔闪过一抹流光,散发着森森杀意。

   真是好剑呀!夏天宇忍不住暗暗感叹。

   尤其是这剑握在摘星的手中,看着竟如此和谐,一人一剑,就仿佛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一般。

   正可谓宝剑配英雄,这青冥剑,似乎天生就是给摘星这样的高手用的!呛啷!宝剑入鞘,摘星站起身,看着夏天宇,目光有些复杂。

   夏天宇被他看的后背发紧,心里暗暗叫苦,硬着头皮道:“师父,徒儿真的没有瞒您别的事了,以后也不会再犯了……”见摘星还是不说话,夏天宇又说道:“师父,徒儿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只是这一点,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是故意想瞒着师父……师父,夏家已经不是大家族了,您别赶我走了……”这话并非虚言,夏都之变,夏家几乎伤亡殆尽,除了夏天宇和他老爹,夏家似乎再无嫡系血脉。

   不过话虽然有理,摘星却依旧有些不满,他“哼”了一声,抬了抬手中的青冥剑,“不是大家族,怎会有这个?

   想来,你还不止这么一把神兵利刃吧?”

   “这个……”夏天宇咽了口唾沫,“只是先人遗泽……”摘星冷着脸,盯着夏天宇看了半天,又看了看天色,然后“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还傻杵在那里干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准备吃食,难道等着老子来伺候你?”

   “啊?

   呃……我……马上准备!”

   向日葵地里的清纯美女

   现在已经是月上中天,时间确实已经很晚了。

   从昨天下午夏天宇追陈华颖出城开始,后来抓住陈华颖审讯出实情,师徒两人又回去了一趟柳木城,然后再出城,到了这里,摘星以一对六打了一场,夏天宇剑意共鸣受伤,再到刚才摘星收服青冥剑,师徒两人一直没有休息和吃饭。

   现在摘星这么一说,夏天宇也觉得饿了,二话不说,赶紧生火做饭。

   好在柴火和干粮都在储物戒指中准备好了,夏天宇把菜和肉放在一起,精心的煮了一锅肉汤。

   然后,他又拿出一些熟食和干粮,放在摘星面前的小案几上。

   从前夏天宇和乔小胖在野外吃饭,就是随随便便席地而坐,根本不需要桌子。

   摘星当然也是如此。

   不过这几年夏天宇跟着摘星到处游历,两人也经常在野外吃饭,夏天宇便专门为自家师父准备了这么一个案几,这样吃饭的时候更舒适一些。

   而平时,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在城市中,无论是吃,还是住,夏天宇都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帖帖,不但半点不需要摘星操心,还会尽可能的舒服。

   这些事情都是夏天宇默默做的,摘星看在眼里,也从没有表示什么,不过在他心里,却是对夏天宇这个徒弟非常满意。

   资质高是当然的了,千挑万选才收了这么一个徒弟,肯努力也不用说了,在摘星阁就看出来了,最为难得的是,夏天宇对他这个师父很用心,这一点,从日常点点滴滴的小事都能看出来。

   摘星不是冷心冷血之人,他对夏天宇这个徒弟满意,在传授剑法之余,更是多了几分关心。

   所以,当知道夏天宇真正的身份之后,摘星气恼之余,却也没有想把夏天宇怎么样。

   否则依摘星从前的性子,把这个混蛋小子逐出师门都是轻的,恐怕废了修为再逐出师门才是正理。

   摘星确实不想收大宗门和大家族的子弟为徒,不过说起来夏天宇这个徒弟却是他一眼就看中的,这也怪不得别人。

   摘星没有和夏家打过交道,但却知道,夏家在玄天大陆口碑极好,所以,他对夏天宇的身份倒也没有太排斥。

   再加上,刚才收服青冥剑,青冥剑的剑灵认主之后,摘星又了解了更多不为人知的信息,对于夏家这个古老的家族,更是多了几分敬意。

   连带着,对夏天宇的气恼之意也淡了不少。

   ……等汤熟了,夏天宇盛了一大碗,恭恭敬敬的端到摘星面前。

   摘星打量着他,忽然笑了,“想我自诩不是笨人,却被自己的徒弟骗了好几次,夏天宇,你真是很能耐呀!”

   听摘星这么说,夏天宇心里一喜,他称自己为“徒弟”,那就是还承认两人的师徒关系。

   夏天宇赶紧打蛇随棍上,腆着脸说道:“请师父念在徒儿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少装可怜!”

   摘星接过肉汤,说道,“罢了罢了……能让未来的夏王伺候我吃食,你这个徒弟,收的倒也不亏!”

   夏天宇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苦笑道:“师父别笑话我了,哪有什么夏王,我可不想当。”

   “有的时候,时势使然,未必由得你……”摘星不置可否的摇摇头,“我问你,你父亲现在何处?”

   夏天宇没想到摘星问起这个,愣了一下才答道:“我不知道……我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父亲。”

   “你既然是夏家嫡系,为何从小世界来?

   又为何要改名换姓?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夏家的嫡系传人吗?”

   “我知道……只是我不敢露面。

   因为当年的夏都之变,不仅仅是天灾,还有**。

   我父亲是被人追杀,不得已才去了小世界……”夏天宇把自己了解的关于当年夏文瀚被追杀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摘星听,“……我确实是在小世界出生,之前对您说的,都是真的,只有一样,我来玄天大陆是靠父亲留给我的一个阵符,不是那位算命的老前辈送我来的。

   而我来此之后改名换姓,也是我父亲的意思,他希望我在有能力调查那些事之前,先保护好自己。”

   “想不到竟是这样……”摘星听了,忍不住有几分唏嘘。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