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免app看大片视频播放

   “星期日”餐厅,A市有的名的情侣餐厅。

   当陆薄言邀请陈露西的时候,陈露西暗喜,因为在她看来,陆薄言邀请她来这里,有种“偷情”的错觉。

   陈露西在房间里连着换了十几条裙子,她一定要找条裙子,既显得她青春亮丽,又显得她温柔性感的。

   拿下陆薄言,就在今天。

   年三十儿,大家都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日子。陆薄言不和家人在一起,特意邀请她来吃饭,

   她对陆薄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陈露西拿出一条黑色小短裙,在镜子面前摆试着。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充满了信心。

   “陆薄言,像我这样一个年轻性感的女人,你选择我,是最聪明的选择。”

   “苏简安,呵呵,一个可怜的女人,陆薄言早就想把你抛弃了。如果你在车祸里死了,也许你就不用再尝这被抛弃之苦了。可惜啊可惜啊。”

   陈露西面上露出得意的,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短信又响了。

   清纯美女女神的唯美私房写真

   她拿起手机,是陆薄言来的短信。

   ——我准备去餐厅,你注意一下记者。

   陈露西得意的勾起了唇角,看了吧,她不过就是略施伎俩,陆薄言就已经被她迷得团团转了。

   从一开始对她带搭不理,到现在关心她,叮嘱她。

   男人啊……

   陈露西放下手机,她故意没回陆薄言的消息。她要晾晾这个男人,这样男人才会更加珍惜她。

   因为陆薄言的这条短信,陈露西更开心了,她轻哼着歌,拿着裙子在身上左摇右摆,但是却不急着穿上。

   她要晚些去,她要陆薄言等她。

   就在这时,门声响了。

   “进。”

   门口的保镖推开门,却没有走进来。

   “小姐,陈先生请您过去一趟。”

   “哼,找我做什么,他心里早没我这个女儿了。”陈露西将裙子扔在床上,嘴里不满意的哼哼,但是说完,她就跟着保镖离开了。

   陈露西一进陈富商的房间,便见他坐在沙发上,手上还打着电话,脸上阴云密布。

   想到昨晚父亲打自己时的凶狠,陈露西此时内心也有些忐忑。

   陈富商见她进来,瞥了她一眼,便站起来,他朝卧室里走去,“陈先生……”

   陈露西只听到了这仨个字,后面她就听不到了。

   陈露西不解,叫她过来,为什么又不理她呢。

   保镖在一旁站着,似是在盯着她,怕她跑掉一样。

   过了大概十分钟,陈富商沉着一张脸,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爸爸。”

   陈富商瞅了陈露西一眼。

   见父亲面色不悦,陈露西也变得恭谨起来,她低着头,没有了平时的嚣张。

   “我给你订了机票,晚上你就离开A市。”陈富商坐在沙发上,声音没有了往日的和气。

   “离开A市?”陈露西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让你走,你就走!”

   陈富商语气强硬,他这不是在和陈露西商量,而是在命令她。

   “我不走!”

   “啪!” 陈富商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放肆!我让你走,你必须走!”

   “我不!”陈富商强势的态度,也让陈露西在情绪上有反弹。

   “陈露西,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必须离开!”

   “爸爸,我不走!当初是你让我从国外回来,帮你在A市立足。现在,你又让我走? ”

   陈露西脾气本就不好,现在陈富商这么强势,陈露西变得越发不听话。

   “我让你走,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我在A市很好,我以后还要在这个的地方长久的生活。”

   “因为什么?就因为陆薄言?你能不能别蠢了,陆薄言和苏简安感情那么深,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你?”陈富商一脸的愤怒与焦急。

   “爸爸,你不知道吧,其实陆薄言和苏简安的感情早就破裂了。陆薄言因为苏亦承的关系,才没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以前,她什么事情都听父亲的 ,但是现在,她不想听了,因为她觉得父亲老了,他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他说的话,未必就是对的。

   “你听谁说的?”

   陈露西笑了笑,“爸爸,我长大了,有些事情我可以不用靠你了。”

   陈富商紧紧皱起眉头。

   陈露西继续说道,“如果我和陆薄言在一起了,我成了陆太太,爸爸你以后还是要靠我的。”

   “哈……”陈富商听着陈露西说话,直接气笑了。

   陈露西看着父亲不屑的笑容,她心中多有不愤。在父亲的眼里,她比苏简安差很多吗?

   她是最优秀,最完美的人,她甩苏简安十条街!

   “爸爸,等我嫁给了陆薄言,你不就有了更大的靠山了吗?你现在让我离开,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露西,你现在就要停止这个荒谬的想法!你的想法很危险,陆薄言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爸爸,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你的女儿不够优秀吗?苏简安她有什么啊,她那样的人都能和陆薄言在一起,我为什么不行?”

   陈露西满脸的不服气,苏简安能做陆薄言的妻子,她也能。

   她比苏简安长得漂亮,她年轻,她比苏简安更性感,陆薄言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会知道怎么选。

   现在,陆薄言告诉她,他想和苏简安离婚,对她也很暧昧。

   像陆薄言这种身份的男人,他能做到这一点儿,就代表他心中有她了。

   陈露西求仁得仁,她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

   现在让她离开A市,那她和陆薄言怎么办?

   如果她不继续和陆薄言处下去,陆薄言怎么可能会和苏简安离婚 ?

   陈富商看着一门心思都在陆薄言身上的女儿,他是又气愤又无奈。

   他现在和她说什么,她都听不下去了。

   “我和说了这么多,你不要再跟我废话,晚上你必须离开A市!”陈富商不想再和 陈露西多说什么,现在他早已经是焦头烂额。

   “我不走!”陈露西向后退了一步,她语气坚定!

   今天中午她和陆薄言吃个午餐,那很有可能他们一整晚都在一起。

   “我好不容易等来和陆薄言在一起的机会,我不会放弃的!”

   她设计苏简安出车祸,主动接近陆薄言,她放弃了她也有好感的于靖杰,现在要她出国?

   怎么可能!

   “露西,你今晚如果不出国,你跟我的父女情分就到头了。”

   陈富商说出了绝情的话。

   “什么?爸爸,你怎么这么强势?我只是不出国,你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吗?”

   陈露西惊了一下子,她没想到父亲会这样讨厌她。

   因为昨晚的事情,父亲就要把她送走?

   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可以养活自己。

   “我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不走,我就不再是你的父亲。 ”

   “你……” 陈露西不可置信的摇着头,“你不是我爸爸,你太霸道了。我不会走的,我要和陆薄言在一起!”

   陈露西大声说

   完,便离开了陈富商的房间。

   看着离开的陈露西,陈富商瘫坐在沙发里。

   “陈先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做?”保镖走上前问道。

   陈富商靠在沙发里,“我们不等了,离开这里。”

   “那小姐呢?”

   陈富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自生自灭,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保镖点了点头。

   陈露西回到房间后便换上了裙子。

   她脸上带着几分愤怒,等她和陆薄言在一 起之后,父亲肯定会转过头来求她的!

   换上裙子,看着镜中的自己,陈露西暗暗说道,“陆薄言,你是我的!”

   今天,她一定要把陆薄言拿下。

   陈露西收拾完,便离开了酒店。

   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要故意迟到考验陆薄言耐性了,现在她就想马上见到他!

   她有太多话和他说,她太委屈了。

   到了餐厅门口,陈露西便被一众记者围了上来。

   “陈小姐,你是要和陆薄言一起吃饭吗?”

   “陈小姐,你和陆薄言这算是已经公开了吗?”

   “陈小姐,你明知陆薄言有家室,你还和他在一起,你怎么想的?非要拆散他们吗?”

   陈露西看了一眼记者,“强者有资格重新分配资源。”

   “陈小姐,你说自己是强者,那苏简安是什么?”

   陈露西停下脚步,她唇角勾起几分笑意,“手下败将。”

   陈露西对着镜头来了一句,特别嚣张的话。

   随后她就进了餐厅,这些记者不能进餐厅。

   陈露西来到了陆薄言预订好的位置,她一眼便看到了陆薄言。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优秀了,他在一众男人中显得这么出众。

   陆薄言正在看手机,似乎在处理什么事情。

   “薄言。”

   陈露西一副乖巧的模样来到陆薄言面前 ,她双手背在身后,做出一副可爱的表情。

   闻声,陆薄言抬起头来,他的目光依旧平静,只道,“来了。”

   “嗯。”

   陈露西自己拉开椅子坐在陆薄言对面。

   相于对陈露西的紧张,陆薄言显得就平静了许多。

   “薄言,我看到了网上有很多对你不利的评论,你……你怎么想的?”陈露西闭口不提自己也快被骂出翔事情。

   “我的生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陆薄言语气淡薄的回道。

   “那……你后悔吗?和我在一起,你后悔吗?”

   陈露西问完,便一脸期待的看着陆薄言。

   只见陆薄言微微一笑,“我和你还没有在一起。”

   顿时陈露西的脸就垮掉了,“你……你什么意思?”

   “我和苏简安还是夫妻,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闻言,陈露西又笑了起来,“和她离婚就好了。”

   “没有那么简单,她娘家人很厉害。”陆薄言说着,似乎还叹了口气,他看起来带着几分忧郁。

   “我有办法!”看着陆薄言这副纠结的模样,陈露西百分百肯定,陆薄言已经厌烦了苏简安。

   “什么办法?”

   “杀死苏简安。”陈露西脸上带着笑意,凑近陆薄言,小声说道。

标签:

Related Post